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原創天地 -> 正文

“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回憶

發佈日期:2021-07-09  作者:潘末全 點擊量: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毛主席發表新年獻詞《將革命進行到底》,軍委電台總枱組織大家進行學習。我當時從事電台工作,也同大家一起學習了這篇文章。記得當時給我印象最深、收穫最大的,就是文章裏講的農夫與蛇的故事。在學習討論時,雖然我有聽不懂、理解不深刻的地方,但是聽懂了這個故事,明白了一個道理,就是對待敵人不能心軟,必須堅決、果斷、徹底地消滅。

台長是一位老同志,他説自己小學沒有畢業就參加革命了,大家都認為他受黨教育時間長、文化水平高,能講清楚革命道理。他常講的一句話“國民黨報務員最低的文化程度是高中,比較起來,你們文化程度低,學習業務慢,做起工作來有困難可是經過培訓和實際工作的鍛鍊,同樣完成了任務,了不起!這充分證明,只要肯學習,無論什麼事情,在我們共產黨的隊伍裏都能做到。”他組織和督促我們學習文化,每天晚上都要學習認字,要做到“四會”——會讀、會寫、會念、會用包括學習“ㄅ、ㄆ、ㄇ、ㄈ”,逐步學會使用字典,以達到能夠自學的目的。還採取了指定專人,包教包會,定期檢查的辦法。規定每天晚上七點鐘是學習時間,首先檢查、複習前一天學習的內容,然後學習新的課程。我就是那時學會了查字典,文化水平很快有了明顯提高。

一九四九年的春節比往年過紅火,雖然只有一個菜品:不是白菜就是土豆和蘿蔔,但代替高粱米和小米飯,能吃上白麪饅頭了,大家都覺得生活到了頂點。我們台還排練了活報劇,和村裏老百姓聯歡,一起扭秧歌,唱着“豬呀羊呀送到哪裏去,送給咱們的人民解放軍”,和老百姓可親了,大家過了個安定、熱鬧的春節。

春節剛過,由於形勢發展很快,黨中央要遷入北平。奉上級指示,電台指定包括我在內的五人組成先遣組,前往北平打前站,為軍委電台搬遷做好準備。接到任務後,我們很快便把各種發報機和通訊設備清點、整理、裝箱,隨時待命出發。

一九四九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左右,我們把十幾個箱子搬到了河灘,我負責留下在那裏看守。天黑後,一輛美國造的十輪大卡車到了,司機穿的還是傅作義軍隊的服裝。大家一起裝車,把箱子碼放得平平整整、固定得穩妥牢靠。因為有保密和防空命令,我們一直等到晚上九點才出發。一路上,車燈很亮、照得又遠,道路看上去坑坑窪窪、高低不平,一路上戰爭留下的痕跡至今歷歷在目:鐵路上的鐵軌被扒的橫七豎八,橋樑斷裂。道路是搶修過的,路基很差。我們坐在車上顛簸着,就像在搖煤球,有的同志都暈車吐了。路上,我們的卡車還遇到了四野南下的部隊,他們精神飽滿、有説有笑、情緒高漲,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下午四點,我們經過永定河橋,到了西直門城樓。八位戰士頭戴鋼盔、步槍上着刺刀,威武地守衞着城門。其中一名戰士將車攔住。我們的領隊掏出了通行證明。查驗過通行證明後,戰士們禮貌地向我們行肩槍敬禮。當時,城內還沒有解除戒嚴,仍在實行軍事管制,一切事務由軍管會負責領導。我們開着車,在城內經過一番周折,這才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地。於是,我們的卡車又從北平城裏經西直門開出,直奔香山。這時天已經漸漸地暗了下來,有的同志半開玩笑、半發牢騷地説,“剛從山裏出來,又轉回到了山裏,這輩子是離不開山了。”

二月下旬,香山地區的天氣還比較冷。我們住在一個四合院裏,房子裏是木地板,沒有牀、沒有取暖設備。我們五個人席地而睡穿上棉衣戴着棉帽,蓋着軍被,頭枕自己的軍鞋,路途的疲勞使我們一覺睡到了天亮。

經過一個月緊張工作,我們順利完成了天線架設、設備安裝與調試等任務。緊接着第二批人員也到達了。三月二十三日,軍委電台剩餘的工作人員都隨中共中央由西柏坡遷入北平,電台開通,開始全面工作。

戰爭形勢發展快,四月二十日晚八點鐘,軍委電台全體人員開會。領導在會上説,“今天晚上的電報很重要,是毛主席命令我們的部隊過長江,不能有絲毫的差錯,必須準時無誤地發出去。”散會後,大家既緊張又興奮,堅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一夜不眠,順利地、萬無一失地將毛主席、黨中央的一封封電報發了出去。那段時間,隨着戰爭形勢發展和任務需要,軍委電報的數量比西柏坡時期增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有軍事方面的作戰電報,有與地下黨組織聯繫的電報,還有與蘇來往的電報。報務員和發報機二十四小時忙個不停,就這樣,我們度過了一個個難忘的不眠之夜。不久,迎來了南京、上海的解放。四月二十日晚上發的電報,四月二十一日渡江,二十三日解放南京,五月解放上海。

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下午三點,台長召集指定的十個人蔘加會議,我也參加了。會議內容是與會人員要做好參加開國大典的準備。會上強調,一定要加強組織紀律性,一切行動聽指揮。大家別提多高興了,洗衣服、理髮、擦皮鞋、剪指甲等,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做好了充分準備。

二十八日下午四點,我們乘車前往郵電局(就是現在電報大樓的位置)。郵電局的院子很深,裏面有個禮堂,類似我們學校離退休工作處的多功能廳。軍委通訊系統都在這裏,睡覺是大通鋪,面鋪着毯子,蓋的也是毯子,吃的包子、饅頭,菜很少。雖然過的還是戰爭年代的生活,可我感到既高興又得意。

十月一日上午十點多, 我們步行來到了天安門。我們的位置在西側華表下,北面緊靠觀禮台,東側是金水河橋。大家興高采烈、情緒高昂,不停地唱着革命歌曲東方紅。指揮我們唱歌的是李克農的兒子李力。我至今還清楚的記得,下午三點整,毛主席、朱總司令和各民主黨派人士出現在了天安門城樓上,我激動萬分。朱總司令乘敞篷吉普車從天安門出來,越過金水橋,開始由東往西檢閲部隊。朱總司令返回天安門城樓上後,禮炮鳴二十五響,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上莊嚴地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軍樂隊高奏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閲兵開始。首先走過來的是陸軍方隊,他們軍容嚴謹、步伐整齊,手持衝鋒槍、三八大蓋步槍。天空上,有二十五架飛機排成三角隊形飛過。緊隨其後的是騎兵,正方隊形排列整齊,戰馬上的官兵一律肩背步騎槍。最後是海軍方隊,大約一百多人,揹着三八大蓋,雄赳赳地走過了天安門。此時此刻,我激動無比,深刻認識到,有毛主席和黨的英明領導,有這樣強大的、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有紀律又有高度政治覺悟的人民軍隊,我們一定能戰無不勝。

今天,我們過上了過去不可想象的幸福生活,我們的國家正在一步步強大起來。我們要不忘初心,在這個偉大的時代裏,為國家昌盛、人民幸福、民族復興做出自己的貢獻。

 

潘末全1933年出生于山西省,1953年入黨,歷任北京語言大學總務處、出國培訓部、老幹部處黨政主要領導,1993年離休


 

分享到:

下一條:憶初心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